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th Apr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沉悶的天,侵蝕我孤單的容顏,汗在背上凝聚成熱量,散盡我體內的灼傷,指尖輕點著空氣的質量,揮手、拍打,卻怎麼也無從聲張。 猶如夏季的絢爛,陽光在屋外不斷交織著繽紛的色彩,樹葉隨著微風沙沙作響,有那麼點慵懶,也有那麼點輕狂,這秋色正濃,悶熱早已散盡,僅僅殘留著混沌的迷茫,那是對夏的回望,也是對冬的暢想。 腳下,一抹綠,在心間蕩漾著漣漪,那是青草的身體,揉搓著我冰冷的腳跟,有點柔暖,又有點潤滑,這深秋的傍晚,晚風浮掠著清晰的衣裳,映襯出白皙的背脊,那佈滿汗珠的皮膚,在這淡淡的芬芳中一撮一撮慢慢舒展,追逐著清涼,融進透明的世界裡。 思念,在心中慢慢升起了炊煙,那是小橋流水的人間,最為真實的感念,夕陽西下,那餘暉中氾濫的暈圈,隨著空氣的流動來回打著圈圈,一朵,兩朵,如同盛開的馬蹄蓮,綻放著美麗的光環。 思念在這個深秋的夜色裡,慢慢睜開了雙眼,陽光背後的寧靜是不是日落西殤的美景呢?往事如雲煙,在心中不斷盤旋,飲一杯甘醇香濃的美酒,讀長城萬里雄風,看蒼穹雲卷雲舒,愜意冗長,思緒纏綿。 誰在那夜幕中哼唱著撩人心弦的歌曲?傾訴著自古紅顏多離情。道一路相思輕盈的惠顧,挽一丫枝頭的清新,誰人在夢裡、獨住? 詩人提筆寫惆悵,文字歌賦道衷腸。人世間多少悲歡離合,多少夢裡他鄉?也許,相思不是念念不忘,只是心中曾經有過幻想。思念的船,在每個人的心中擱淺下微光,誰的心房長滿了蔥蔥鬱郁的鬱金香? 瀰散的昏暗漸漸將思緒裹入心房,靜謐的夜,它來了。 這個時候,是最適合一個人,一杯茶,一首喜愛的輕音樂,一段難以忘懷的思緒在心中悠遠流長,打開窗,靜臥窗台,聞著窗外淡淡的花香,不知是什麼樣的花會有如此迷魂的芬芳,是紫籐?還是棕擱?不知道,真的好香,這種香味沁入心扉,縈繞在每一個細胞,怡神,安心,能夠讓人緩緩地釋放著微笑。 思念似一股清泉,緩緩流入眉間,微皺,輕彈,只一個瞬間,便能抹上金秋的遺憾,那曾經的夢想在思緒裡氾濫著波瀾,誰曾為誰許下經久的諾言?陪伴花前月下、牽手滄海桑田?那依稀呢喃的細語,是在耳邊還是在遙遠的天邊? 你突兀地挺起胸膛,那黑暗中一絲晶亮,閃爍著回眸剎那的鋒芒,是不是,你早已厭倦,所以,你才如此毫無眷念?你走出我的世界,像那夜闌人靜的暗殤,焚燒我細胞中冗長的思念,別再喚醒我幽怨的沉默,晚霞夕陽下,燕子飛落的絕望,早已暗自成殤。 曉荷迎著朝霞,婉約地伸出稚嫩的手,撫弄著風的影子,像掬了一口果子酒,醉意濃濃。飄散的晨霧在清澈中飛舞,倒映著天空的美,猶如清泉湧動,涓涓綿綿,不知疲倦。 晨練的老人們穿著大紅大紫的衣裳,三兩成群的幸福中充滿了愉快的享受,喧囂的城市,這個時候彷彿還未想要甦醒,一絲明媚的陽光,卻已早早滑入眼房,拉開窗,感受著青草的芳香,如洗過嬌臉的姑娘,散發著淡淡的女兒香,那麼迷情,那麼芬芳。 緩緩起身,走出這個只屬於自己的地方,一杯茶,一個椅子一張床,靜靜地生活在寂寞的空間,如同千年的冰川,從未想過融化匯入河川,緊緊閉上門,背靠著那扇門裡的沉淪,眼前的熟悉早已不想過問,給一秒鐘,可以學會抖動青春,當匯入人群,一定要煥發精神。 靜靜端望,那天,那樹,那葉子的飄零,原來,我竟嫣坐一整個夜的孤獨。 文章來源:王林的薦書檯 |往事幹他娘,打打麻將。 | 張愛峰的BLOG |楊姿颯爽的部落格 | 交易時間姚振山—莊諧投資 |柴靜·觀察 | stefanie的天空 |菡菡媽媽的BLOG | Tapped |朱威廉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