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9th Apr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初秋時節,緣於參加省屬企業二期後備幹部培訓班活動,我得以乘專輪遊覽了哈爾濱區段的松花江水域。秋日的松花江,江豐水闊,浪濤洶湧,蔚為大觀。下得船來,已是“一道殘陽鋪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紅”的黃昏時分。在江畔船上餐廳用餐過程中,意外獵賞到了傍晚時分的松花江景色,竟是那般妖嬈瑰麗,美不勝收! 哦,遙望江對岸的杳渺天際,五色斑斕雲蒸霞蔚,一輪橙紅的斜陽披掛著絢麗霞衣漸隱漸現著,奮溢著魅人的餘暉;寬闊的江面,儼如一塊用翡翠色打底的碩大水鏡,熠熠地跳躍著炫目霞彩;放眼左望,巍峨的松浦大橋舒展著豎琴樣的優雅凌姿橫越在煙波浩渺的江空上;回眸北岸,那一片片一幢幢林立的高樓大廈,都籠罩在夕陽光暈裡,朦朦朧朧的,像是著著一層薄薄的粉紅色絹紗,幻化著海市蜃樓的神韻…… 走出餐廳,來到船舷邊駐足凝神觀瞻。腳下,不時迴盪著江濤陣陣拍打船體的喧聲;江風習習沐拂在身上,讓人甚覺舒爽。附近的江面上漂浮著些許漫遊的草兒,不遠處偶有水鳥掠過水面追逐躍出的魚兒。幾位癡迷的釣叟,依然不倦地架著魚竿於幾十米開外的岸堤石堆上靜等魚兒咬鉤……所有的一切,都給人以溫馨入幻、超凡脫俗之感。 我正癡醉間,忽見一扁舟,從粼粼律動著夕陽波光的遠處翩翩劃來,舟身爍動著耀眼霞彩,一副滿載悠然歸來的樣子,彷彿天宮倏然飄落的蓮座。舟上的漁夫,嫻熟划動著槳兒漸行漸近,蕩起的水波猶如畫家揮筆留下的線條,柔美又飄逸。我頓時想起歐陽修的《採桑子》:“……無風水面琉璃滑,不覺船移。微動漣漪。驚起沙禽掠岸飛。”呵呵,此情此景,此時此刻,我不正置身於歐翁筆下的詩情畫境中麼? 暮色漸深,江畔華燈初上。十幾里長堤上,開始出現對對年老的、年中夫婦的漫步健身,他們親暱地說著什麼,臉上佈滿幸福的笑靨;花壇邊的長凳上,搖曳的垂柳邊,有對對情侶甜蜜地偎坐著相擁著,他們的身影無不鍍染著絢爛餘暉,為別樣的黃昏江畔增添了更溫婉和諧的色彩。 漸漸地,夕陽似疲倦欲睡得撐持不住了,轉眼間隱落到西山之後。天際的霞衣收去了斑斕的裙角。天地間隨即掛起了黛色幔帳,越來越厚越來越暗,偌大深邃的穹頂不知不覺間星羅棋布地撒滿了碎寶石般的星星。那點點星光,若有若無地在佈滿褶皺的江面上盈動。 深沉的夜,把滔滔松花江罩到了巨大的暗室中。這時,橫跨在松花江上的公路大橋、松浦大橋等等,橋身亮起了五光十色、美輪美奐的射光燈、霓虹燈,在幽幽的夜幕中流光溢彩地閃爍著寶石般、流蘇樣的神奇光暈,像是天上的街市降落凡間。 啊,松花江畔的黃昏夜景,如此令人心怡陶然! 文章來源:Road to K.C. |lisa的BLOG | 簡丹生活..Simplify |Sillycon Mesa | Kevin 凱文 老師 |星星方:當代藝術推銷員 | 靜·夜無語 |幻想的邊疆 | 周婷婷-Tingting |Get on the Bus |